您现在的位置:

中超 >

靳少的秘密爱妻最新章节_ 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你过来这里做什么?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顺着声音,景乔望过去,看到了林子安以前的好兄弟,袁浩。暁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景乔走过去,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参加学校的跳  舞会,你呢?”

    景乔耸着肩膀,摊开两手;“和你一样,你有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才刚到,你呢?也没有伴啊,不然,我们两一起。”

    袁浩以前暗恋过景乔,他就喜欢这类清纯女孩,结果没想到景乔和林子安谈起了恋爱,现在,林子安出国,景乔又单身,他是不是有机会?

    还正在发愁没有舞伴,却没想到会找的这么顺利,两人相约而笑,真的是缘分啊!

    这时,一道刺眼明亮的白光照射过来,落在两人身后的墙壁上

    景乔并没有留意到,反而还在和袁浩有有笑地聊天着。

    放在上衣口袋中的手机传来震动,她探进去,然后拿出来,接起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黑色宾利车内,靳言深戴着蓝牙耳麦,盯着两人的身影,声音低沉,冷然,其中还夹杂着些许不悦。

    而且,他故意把远光灯和近光灯相互交替,一个劲的闪烁,对着两人照,但两人详谈甚欢,没察觉到。癫痫病因都有哪些>
    “在学校门口,正在和我的舞伴话,没有什么急事的话,回去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景乔就把手机给挂断,目不斜视,所以并没有留意到不远处那辆再也熟悉不过的黑色宾利。

    抿着薄唇挑眉,靳言深英俊的侧脸在淡黄色的光晕里,看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随后,他拧开钥匙,发动引擎,继续向前行驶去。

    在从袁浩身后经过时,突然加速,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飞过去。

    还下着大雨,路上有积水,车轮碾过,水花四溅,全部都溅在袁浩身上。

    顿时,袁浩身上的裤子瞬间湿透,他眉头一皱,对着那辆疾驰而过的车子骂道;“有病啊!开那么快!”

    借着路灯的光亮,景乔看到他的裤子下面在淌水,于是道;“你还是先去换条裤子吧,大冬天的穿成这样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的确不好受,就像是寒风在一个劲的向里面灌,又冰又冷,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去班级等我,我去换条裤子。”

    袁浩离开后,景乔抬脚走进学校,突然两道刺眼的白光照过来,正好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,灯光刺眼,眼睛都不怎么睁的开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看到再也熟悉不过的车牌时,眉头向上一挑,难道靳言深来?

    她走过去,站在轿车门前,弯下腰,手才碰到车门,车子突然被人推开,一袭大衣的靳言深走出来。
药物治疗癫痫没有明显好转,应该怎么办呢?> 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景乔纯粹是处于好奇和差异,所以才开口。

    靳言深瞟了她一眼,脸色冰冷;“是不是你中午打的电话和我舞伴的事?这会儿找到了新的舞伴,就要翻脸不记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我明明有给你打电话,但你并没有话啊,我怎么知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?所以才会找新的舞伴,你这明明是倒打一耙!”

    盯着他,景乔没好气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她有打过电话的,可他一声不吭,谁知道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靳言深眼眸微眯,眉头蹙起,好像是在回想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扯动薄唇,道;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景乔纠结了一下,轻轻瞥着他,抿着唇;“可是我已经有舞伴了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刚离开?走,还是不走?“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竟然还被嫌弃,靳言深脸庞眉宇深沉,脸色更是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盯着他看了两眼,也感受到即将爆发的坏脾气,景乔心里想着,等袁浩一会儿来了,她得声抱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连忙应声;“走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身材修长,长腿一迈,就抵别人三步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着,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,景乔连忙撑开雨伞,紧跟上去,嘴上还在;“刚才开车过去的是你吗?”

河南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    “恩”靳言深抽出根烟点燃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开那么快,雨水溅了人家一声,裤子都湿透,现在去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薄唇稍勾,有着恶作剧得逞后的愉悦,靳言深吐出三个字;“天太黑,没看见”

    “”景乔。

    车灯打的那么亮,刺眼的让她眼睛都睁不开,

    办的是假面舞会,而靳言深正好不想露脸,随便挑选了一个佐罗的面具,在门口就戴上。

    景乔签到回来后,着实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然后,目光瞥过那堆面具,她挑选了狐狸面具,深蓝色,带着流苏,华丽而漂亮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她身上,靳言深不深不浅地睨着看。

    见状,景乔抬手摸了摸脸,开口道;“是不是不好看?”

    靳言深从景乔身上慢慢地收回视线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手臂略微向上抬起。

    走过去,景乔挽住他手臂,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中已经挤满,所有人脸上都戴着面具,所以不大能够分清楚谁是谁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优雅美妙的音乐在大厅回放。

    所有舞伴都纷纷滑入舞池,跟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靳言深颀长身躯微弯,向她伸出轻微癫痫的症状有什么一只手,动作绅士而优雅。

    景乔微微红了脸蛋儿,连忙摇头;“我我不会跳”

    “学,很简单”靳言深依旧维持着那个举动,鲜少地有耐心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学了,我真的不会跳舞,从到大都没有接触过,四肢僵硬,很不协调。”

    摆手,景乔还是拒绝,怕自己一会儿会出丑。

    靳言深;“那你过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打算浑水摸鱼,坐在这里看,等到结束就离开。”景乔实话实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你的舞伴做什么?”靳言深抬眼看她,目光淡淡地。

    景乔连想都没有想,伸手指着角落;“坐在那边,陪我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“”靳言深。

    干干地扯着嘴角一笑,景乔拉着他衣角;“坐过去吧,还剩下两个时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到时把时间都掐算好了。”靳言深的脸有越加阴沉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掐点进来的,这种误会平常都比较无聊。”

    在他阴沉的注视下,景乔抿了抿嘴,着着,声音都跟着了下去。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wvu.com  三亚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